当前位置:首页 > 交管动态 > 动态消息 > 正文
58岁老交警跑不动了还想“做点事”,曾当核潜艇兵深潜海底53天
时间:2018/8/10 3:05:31      来源:成都日报      点击率:
  接近中午时分,8月的太阳冲破云层,温度瞬间升了起来。

  作为内勤,在五大队办公室整理完资料,58岁的黎洪进本来可以早点去吃午饭了,但他并没有,从车库开了车出来,停在三环路边上的一个路口,从车上下来,他步子有点僵硬。将几瓶水递给了路口的民警和交通协管员后,他又发动汽车向下一个路口开去。

  快退休了,身体动了手术,腰椎也出了问题,但他心里仍想着要做些事,哪怕是些小事杂事,不求轰轰烈烈,一如他当交警的36年。看似平淡的背后,黎洪进的人生其实很传奇,他曾是一名核潜艇兵,深潜海底,不为人知。

  黎洪进专门理了发,也敞开了心扉,他说,年轻的时候满怀理想,为国家作出点贡献,年老了,尽自己所能,为单位、为同事做点小事情。现在他的女儿也当了警察,这种情节也延续了下去。

  年轻的核潜艇兵 最长深潜海底53天

  说起当核潜艇兵,黎洪进说那段回忆很深,但他几乎从没向人提起,只会在夜深人静的夜里一个人慢慢咀嚼。

  1978年,18岁的黎洪进参军入伍,到了部队后,当他得知自己即将成为一名核潜艇兵时,心里无比兴奋,“轮船都没见过,更别说核潜艇了。”经过艰苦的新兵训练,当年轻的黎洪进第一次见到核潜艇时,“好大哦!”三个字从他嘴巴里蹦了出来。

  老照片由四分局提供

  黎洪进是艇上的轮机兵,负责检查机械和维修。他告诉记者,最长的一次他在海底呆了53天,当时条件还比较艰苦,吃的是罐头,空间也比较小,一遇上海底的暗流,还会头晕呕吐。但这些困难都不算什么,大家都想的是要为祖国作出贡献。

  在漆黑的海底,在封闭的空间里,黎进洪并没有觉得苦闷,休息的时候,和来自天南海北的战友讲家乡的事,畅想未来的生活,苦日子也很甜。两年多的时候,他共5次上艇。

  回忆起往事,“当兵锻炼了人的意志,把人好好‘箍’了一下。”黎洪进说,这段回忆值得珍藏。

  难以割舍的制服情节

  1981年底他退伍回到了成都,母亲在成都纺织厂工作,父亲在铁路局工作,他到母亲的纺织厂机修间当了工人,被评为了钳工三级。“当时厂里的待遇很不错,每个月还有奖金拿。”黎洪进说,但他心里始终对制服有一种难以摆脱的情节,尽管父母都反对,他还是在1982年当了警察,母亲只对他说了一句话,“你这辈子都和制服结交了。”

  黎洪进在当时的交警大队三中队(现三分局)开始了自己的交警生涯,在牛王庙、新南门站口子,操作手动的信号灯,拿指挥棒指挥交通;骑着幸福250警摩巡线,成仁公路、成渝公路……早上上班就出去,下午才回队;在机动中队,24小时值班,负责突发事件的处理。一个夏夜,天降暴雨,正好黎洪进值班,从晚上7点开始,不断接到警情,所有的警情处理完,已经是第二天上午10点了。

  黎洪进说,自己的工作很杂,做了很多杂事,自己心底很热爱这份工作,就要尽力去做好。他从来没有向别人提起过自己当过核潜艇兵的经历,同事只知道他当过兵。

  平凡的岗位上 他总想着要“做点事”

  相对于核潜艇兵,交通管理工作显得平淡些,黎洪进将往日的光彩深藏,在平凡的岗位上,他总想做点事。

  2008年的一天,他在芳邻路巡逻时发现一辆乱停放的车辆,在对驾驶员进行纠正时,对方情绪失控,一下将他的食指折断了。分局让他好好休息,10多天过后,“5.12”地震发生,他主动回到了分局,手指上还夹着夹板,“给我安排任务吧,我还能做事。”就这样,他被安排到了省医院门口,专门负责疏导进出医院的救护车。

  时间到了2012年,在一线工作了30年之久的黎洪进身体出了问题,到医院做了手术。此时他的本可以堂而皇之的要求离开一线,但他并没有,仍然要求在一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  就这样,他负责开拖车,这一干又是两年,将辖区内的大街小巷跑了个遍,无论寒冬酷暑,从来没有缺席过。身体一直在想他抗议,总是感觉很疲惫,脊椎又出了问题,医生检查说已经不敢做手术了,只有保守治疗。

  身患疾病,跑不动了,黎洪进有些不甘,但只有离开一线,而他并没有离开工作,仍然想着能做点事就做点事,哪怕是为一线的民警送点水,他也觉得值,直到干到退休的那一天。